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三年亏33亿、三次易主失败天马影视终于找到了接盘侠但依然看不清
发布时间:2019-09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成立以来连续三年亏损3.3亿,黄百鸣三次想脱手的天马影业这次终于卖出去了。

  10月25日,天马影视公告称和力量能源的控制人张量签订了买卖协议,张量以每股0.319元向天马控股股东兼主席黄百鸣及其家人购入约15.23亿股,相当于该公司已发行股本约58.71%股份,交易总金额4.86亿港元,折合人民币4亿多。

  张量何许人也?富力集团总裁张力之子,和王思聪、潘瑞、王烁并称“新京城四少”,为富力集团旗下公司力量能源的实际控制人,该公司主要经营煤炭生产及煤炭贸易业务。

  根据公告显示,控股人易主后,天马影视将继续维持港股上市公司的地位,影视业务也将继续。张量则在审视公司的业务活动及财务情况后,再为公司的未来业务发展制订业务计划及策略。

  在国内影视行业高速发展的时期,很多增长乏力的传统行业开始转战影视行业,房地产起家的万达就是一个成功案例。除了看中影视行业的发展前景外,很多外行也是冲着影视行业的红利来的,但高风险高竞争,多的是跨行失败的,成功转型并非易事。

  作为香港电影的元老级人物,黄百鸣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讲并不陌生,他曾是香港贺岁片的代表之一,经典喜剧电影《开心鬼》系列就出自他之手。2012年,黄百鸣携手儿子黄子恒创办了天马影视,并于同年在创业板挂牌,2015年转至主板上市。

  在香港电影开始衰落后,黄百鸣反其道而行成立电影公司,但事实证明,在香港导演向内地市场靠近和向商业妥协后,港味纯正的电影并不多了,黄百鸣也再难拍出《家有喜事》这样好片。

  作品产量不高,大多口碑平平,上市之后,天马影视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天马公告显示,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年度,公司收益2.26亿港元,同比减少49.45%;毛利1.16亿港元,同比减少37.77%;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3998.4万港元,同比减少44.92%;每股基本及摊薄亏损1.56港仙;无分红派息。

  事实上天马自上市之后连续三年都处于亏损状态,2015至2017年天马影视的营收分别为1.55亿、4.46亿、2.26亿,净利润分别亏损2.15亿、7259.1万、3998.4万,合计亏损高达3.3亿。

  天马影业成立以来,黄百鸣做的票房最成功的项目当属《叶问3》,这部电影在当时拿到了7.7亿的票房,但随即便陷入了票房造假的娱乐旋涡,最后被相关部门查出涉及虚假票房3000多万,这不仅引发了背后投资方快鹿集团的资本危机,天马影视的口碑也遭到了重创。

  除了《叶问3》, 干货:手把手教你海淘!官网海淘送护肤品香。天马影视在上市之后大卖的电影并不多,《赏金猎人》和《反贪风暴2》票房都仅有2亿多。在艰难的经营状况下,黄百鸣曾三次脱手天马,卖盘的消息也屡屡传出,但前三次却均以失败告终。

  早在2015年9月,天马影视曾发公告,称其主席被独立第三方接触有关于其本人持有公司股份之权益,当日股价飙升逾20%,后公司澄清有关方面并未有继续进行讨论。同年10月天马停牌,复牌的同时带来公告称与潜在买家签订保密独家协议,但半年后交易告吹,股价从高见0.77港元跌至0.34港元。

  2016年,天马开始与鑫科材料走近,鑫科弃购好莱坞公司后就接连发布公告称将出资约1.94亿港元收购荣恩公司持有的天马影视7.76亿股股权,占其总股本的29.9%,收购价格为每股0.25港元,低于其前30个交易日每股0.341港元的平均交易价格。

  鑫科老总称收购天马是为了进一步加码公司影视布局,让未来香港影视业务和内地公司自己的影视业务有较强的协同效应,形成“1+ 12”的效果,达到一个资源的有效配。但洽谈数月,交易还是在今年3月告吹了。

  这次遇见力量能源,黄百鸣终于成功脱手了天马影视。据天马天影视公告显示,力量能源控股股东兼执行董事张量以每股0.319元向天马影业黄百鸣及其家人购入约15.23亿股,相当于该公司已发行股本约58.71%股份,涉及总金额为4.86亿港元,折合人民币4亿多。

  控股权以易主后,昨日天马影视复牌股价大涨12%。而力量矿业每股0.319元的要约价,较天马影视停牌前0.275元的收盘价,溢价了16%。力量矿业将透过其内部资源港币3.89亿港元及贷款融资不少于4.29港元拨付要约项下有关收购销售股份的应付代价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力量能源于2012年3月23日在香港上市,该公司主要从事煤炭生产及煤炭贸易活动,控股股东为张量。但张量还有一层身份,即富力地产总裁张力之子,其与万达公子王思聪、潘石屹公子潘瑞、商业巨富之子王烁并称“新京城四少”。

  力量能源就是富力旗下的公司,在上市之前,张量之父张力拥有力量矿业70.8%的股权,在上市之后,控股股权被转让给张量,张量也就成了力量矿业的实际控制人,张量曾涉及过餐饮、网络传媒等行业。据2017年胡润百富榜的榜单,张力、张量父子以215亿人民币的财富排名第136位。

  张力的富力集团以经营房地产为主,而张量此前的公司和现在的富力矿业都以能源建筑等为主,此次高价收购黄百鸣的影视公司,想必是想从传统行业转型影视领域,实现多元化发展。

  根据天马公告显示,张量的意向为天马影视将于要约结束后继续其现有主要业务。张量将审视集团的业务活动及财务状况后,再为集团未来业务发展制订业务计划及策略。不过于本联合公布日期,张量并无任何有关收购或出售集团资产及╱或业务的具体计划。

  力量能源现在向影视行业转型,这个起步可以说有点晚了,毕竟前几年在中国电影的高速发展时期,已经有一批传统行业的公司转战到了影视产业。

  近年来受到国家限制产能过剩行业政策影响,许多增长乏力的传统行业大多开始转型,比如房地产、机械、钢材贸易等领域。但也有人是看中了前几年国产电影市场的红利,进行跨界投资。

  比如做旅游起家的北京文化,在2013年向影视娱乐产业转型,先后收购了摩天轮文化传媒、世纪伙伴文化传媒、星河文化经纪等在华语影视娱乐等公司,布局产业链,并在今年暑期档成功保底重工业电影《战狼2》,借着《战狼2》的东风,该公司市值一度飙涨50多亿。

  此外,还有前身为大同水泥的当代东方,其2015年出资11亿、以12倍的溢价收购联盟将威影业,进入了影视行业,制作了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《军师联盟》《热血长安》等知名影视剧。并在2016年实现了净利润1.77亿元,同比增长60.25%。今年,其投资设立控股子公司当代百盈,收购了永乐影视,进一步打通产业链。

  虽然说互联网背景下高速发展的影视行业存在很大想象空间,但电影行业在前几年高速增长期过后,发展开始放缓,连续两年总票房增长乏力,进入寒冬。高竞争加之高风险,成功案例只是少许,很多跨界的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  曾经的建筑第一股浙江广厦在2014年宣布退出房地产,收购福添影视转型影视行业,但在影视行业并未开花结果,2016年浙江广厦的影视业营收只有12575.7万元,仅占总营业收入的7.2%。且被收购后福添影视连续两年未实现业绩对赌,只去年第三季,浙江广厦净利亏损就高达7799万元。

  前身为禾盛新材的中科新材,在2014年4月,以2.19亿元现金收购厦门金英马影视传媒26.5%股权,拟转战影视行业,后因金英马公司的担保问题停止了收购,但已收购的26.5%的股份仍给中科带来了麻烦,中科当年巨亏1.22亿元,业绩同比下滑507.3%。玩跨界的很多企业,抛弃了主业入局影视行业,但并未走出困境,甚至被影视业务拖累业绩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  对于力量矿业来说,收购黄百鸣的影视公司只是个开始。但对之前的天马影视来说,黄百鸣是块金字招牌,黄百鸣撤出后,现在的天马影业还有多少价值?

  虽说天马影业在电影制作、电影投资、院线放映等方面都有业务涉及,但影视作品产量并不高,院线也仅两家,与内地影视巨头公司相比有很大差距,再加之三年的大亏损,天马这次虽然找到了接盘侠,但未来仍不清楚。

  前几年中国院线银幕数量狂增,热钱不断涌入,电影行业激进,观众不断为烂片买单,很多资本的淘金路走得很容易。但随着电影市场的降温,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赚了,据一起看电影统计,今年上半年,几乎80%的影片在亏损。

  观众对烂片的辨识度越来越高,也很难再被忽悠进影院,现在是内容为王的时代,制作出好的内容才能立足。所以对力量能源和富力来说,要通过天马影视成功转型影视,绝非易事。